中央人民政府 | 陕西省政府 | 杨凌示范区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学作品
当前位置: 首页>>文明杨陵>>文学作品>>正文
漆水河之恋
2017-01-11 16:29 韩静 杨陵区人民政府网   (点击: )

伫立于杨凌漆水河畔,我的心,总是沉浸在无言的忧伤和回忆里。我感觉到,我跳动的心,以及身上的每一条血管,都溢满了潺潺的流水。 

望着眼前缓缓流淌的河流,和着曲曲弯弯的小路,远处升起的袅袅炊烟。我的回忆,也倏然弥漫,如穿过荒草与沙石的散淡之间,恍惚间,我看到了昔日漆水河旁的小村庄,路边树下儿时的影子。 

至今也忘不了初次看见这条河的情景,眼里除了惊讶,还有说不出的欢喜。那时候,我们家刚刚被下放劳动,我和四姐随母亲来到了这里。因为人生地不熟,所以常感孤单和说不出的寂寞。 

有一天,和四姐闲的特别难受,姐妹俩就绕着村子四周瞎跑,当跑到村东头时,眼前忽然间出现了一条小河。 

当时河水清澈见底,静静地向前流动,可把我们姐妹俩高兴坏了。从此,只要是有时间,我们姐妹俩就跑到小河边去玩,寻找自己的乐趣。 

春天到了,河边的柳枝随风摇摆,草儿翠绿。水里无颜六色的石头清晰可见,小鱼儿小蝌蚪甩着尾巴,欢快地游来游去,仿佛是一串串鲜活的音符,让轻轻的流水,跃出灵动的情致。 

秋天来临,站在高高的堤坝上,就会看见大片大片的野菊花娇艳地盛开。远远望去,像是一条条金色的地毯,铺满了整个河畔,让人激动,流连忘返。 

和四姐行走于菊花之间,闻着她淡淡的幽香,看着花朵随风摇曳,那会觉得我们仿佛变成了,美丽的菊花仙子,在花海的上空飞翔游荡。 

冬天的时光,河畔一片银白,水面也会结起一些薄薄的冰。有时玩性大起,我们就跑去河边,砸开冰层,捉一些小鱼回家,放进盆里养着玩。 

最难忘的还是在夏天和暑假里,每每艳阳高照,我和四姐都会跑到小河边,去洗衣服刷鞋子,也会捉一些小蝌蚪装进瓶里,再捡一些漂亮的石头作纪念。 

这个时候,河边也坐满了和我们一样,来洗衣服刷鞋的女人们,大家一字型摆开,有用手洗的,有用棒槌在石头上敲打捶的,唰唰唰!兵兵帮帮!的声音此起彼伏,好不热闹。 

等洗好了衣服,我们就把她晾在岸边的草地里,或晒在树叉上。瞬间,各种花花绿绿的衣服,就像彩旗一样,挂满了整个河畔。 

等我们晾完衣服,我们就开始洗自己的头发。在河边或河水的浅处,我们会各自找一块干净凸出的石头坐下,然后低下头把头发浸在水里,等头发完全打湿,就抹上一些碾碎的皂角或者洗衣粉,揉啊揉搓啊搓,等到感觉差不多干净了,再在水里使劲冲洗,完了再用梳子把它梳通。水轻轻地流着,黑黑的发丝,随着水流在水上飘动,真是既舒服又惬意。 

等到头发干了,衣服也干了,我们便整理好自己的衣服鞋子,放在小篮挎在胳膊上,然后高兴地哼着歌儿,蹦跳着一路奔回家去。 

小河的上游,是男孩子用来游泳、洗澡的地方,他们顽皮,好斗,不管不顾。常常远远地,就能听见他们在争斗,在水里你推我我推你,要不一个往一个身上撩水,大点的男孩还能穿个裤衩遮羞,小点的男孩,干脆就脱个精光精光,站在从高处往下跳,所以他们的领地,我们女孩子从不过去,也羞于往那边看。 

越过一千米的浅水区,有被一大丛小树遮盖的地方,水的深度刚刚好。这就是我们女孩子的圣地,男孩绝对止步。即使这样,也只有等到了大中午和吃完晚饭后,我们一帮小女孩,看到四周真的没人了走动了,才会偷偷溜到河里游个泳或洗个澡,这时还必须轮着值班。一旦发现有人远远过来,立刻给出消息,我们便赶紧出水爬上岸,穿好自己的衣服,装作什么也没发生。 

女孩子天生羞涩,即使下水,也总是穿得整整齐齐,直到下了水深处,才敢悄悄脱去外面的长裤长衣,但里面还得留有短裤和短袖。只有几个胆大的女孩,脱得只剩下个背心短裤。 

上五年级那年,听村里人说,河对岸的村子有一对男女青年,偷偷谈恋爱。因为喜欢彼此,大半夜两人一块跑到河里洗澡,没料想被一个过路的人发现,告诉了村里人。于是传得沸沸扬扬,说啥难听话的都有。 

后来,女孩被家里痛打一顿,嫁了个离婚的走了,男孩被迫跑出去闯天下了。其实真相只不过是,女孩在河边洗了个头,男孩在河里游了一会泳,放在现在根本不算什么,可那时封建,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传来传去,传的走了样。还有就是老师在课堂上总告诉我们,男女授受不亲,结果活生生地地拆散了一对鸳鸯。 

记忆中原先的河道,很宽河水也清。曾有好长一段时间,队里派人在河边,种了一些红薯和高粱花子,因为水好的缘故吧,那几年的红薯长得出奇的好和甜,而高粱花子,是又大又高又红。 

小时候挺顽劣,在河里玩久了,感觉有点饿,就叫几个男孩,偷偷挖几个红薯,在地里烤着吃。也折过高粱杆子,当甘蔗吃。在红薯地里,也曾听过老少爷们,和一些大姑娘小媳妇斗过嘴。 

后来因为环境污染,河上游总有人往河里扔东西,或往河边倒垃圾,致使河道变窄了,水也变得有些浑浊起来,让人惋惜和心痛。 

八十年代初期,母亲因病匆匆离开了我们,让我们泪如泉涌,痛彻心扉。时间不长,四姐就被招去学校,当了民办教师,我也被父亲接回到了城里继续上学。 

期间也回过几次农村,和姐姐参加收麦子,掰包谷。但大都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再后来,就听说漆水河道的污染更严重了,由于人们的环保意识差,乱扔垃圾的现象更多更严重了了,还有人滥伐河边的树木,割去小草。使昔日的小河,水变成了黑黄色,连河边稀稀拉拉的草,都变的发白了。 

最终,关于儿时洗衣服洗头,洗澡游泳,清清漆水河的过去,已经一去不返了。 

啊,漆水河!我童年的摇篮,我梦中的天堂。你默默流淌,带走了我多少回忆,多少快乐,多少伤痛,你也一直流淌在我的心间,让我思绪起伏,浮想联翩。 

心里也一直拥有一个愿望,就是希望你能早日恢复原来清新的模样,带给我们柳叶飘飘,清澈见底,鱼儿撒欢,那有多美多好! 

村里也有人告诉我说,漆水河因为开始治理,已经比以前好很多了,河道宽了,河水也比以前清亮了但较我们童年的时候,是没法比的。 

“云儿,快走!”忽然一个女孩脆生生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是留守儿童。时间过的真快,不知不觉就到了傍晚。 

抬眼望去,在夕阳的映照下,漆水河岸上,迎面走来几个小姑娘。鲜艳的衣服一闪一闪,象彩云般跃动着。 

几个十岁左右的男孩,也随即来到了河边。有的在奔跑,有的在放风筝。你听,有一个孩子在喊着:“追呀!追呀!我看你就是追不上我”。另一个孩子笑着说:“你给我等着,要是追不上你,我就不叫刘翔。” 

此时,河畔,小草连作一线,脆脆的儿童声,窃窃的姑娘笑声,夹在默默无言地流水声里,就像是一群翠鸟,在暮色苍穹下,肆意渲染的,一片无边的热闹和烂漫。 

关闭窗口
新闻中心 |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主办:杨陵区人民政府   承办:杨陵区委区政府办公室
版权所有:杨陵区人民政府   运行管理:杨陵区电子政务办公室
运维电话/传真:029-87012107   E-Mail:ylqzfw@126.com   陕ICP备14009316-1号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访问量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