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人民政府 | 陕西省政府 | 杨凌示范区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学作品
当前位置: 首页>>文明杨陵>>文学作品>>正文
我的伞兵生活【连载07】
2016-12-28 15:22 高安让 杨陵区人民政府网   (点击: )

第七节 泪水

春天,由于训练、生产和战备的需要,部队被分派到了农场、盐场、机场等不同的地方。 

卫生队顺应部队需要,进行及时调整。抽调精兵强将组成巡回小分队,保证干部战士身体健康,我与李祥军同志被派往革命村卫生所。“革命村”是那个年代人们对部队家属区的一种特别称谓,一般是一个团有一个“革命村”。部队子弟们全部生活在革命村,大约有一百余户人家,六百人左右。这个地方虽然不是前线,可却时刻牵动着一线干部士兵的心。所以,这里的医疗保障做好了。从某种意义上讲,就是稳住了军心。 

我们这一组的带队领导是王队长,他不仅精通医疗技术,而且在大家眼里是一个平易近人的好领导。全团上下,不管谁的身体不舒服,他都会亲自下连队或者入户,有时候还翻山越岭到很远的驻地。 

他很喜欢我。经常带我到他家吃饭。队长的妻子是北京人,生下东林、东生和冬梅三个孩子,在附近的一家商店上班,体态偏胖,浓浓的北京口音。除此以外,王队长也将自己的老母亲接到革命村来,与他们同住,原本想让老人在这里安享晚年,但老人手脚勤快,主动承担起了照顾孙子孙女的重任。 

在王队长的带领下,我们的卫生所办得有声有色。不仅为部队和家属提供医疗服务,就连附近的老百姓慕名前来。随着知名度的提高,病人越来越多,我们便就近在团机关灶上吃饭。炊事班长王乃儒体谅卫生所的辛苦,为给我们吃上一口热饭想尽办法,冬天把饭菜放在锅里的热水上加温,夏天拿着扇子驱赶蚊虫。我们承诺为周围的老百姓提供价格及其低廉甚至免费的医疗服务,可是,老百姓却从来也不愿意空着手来,总会执意给我们留下点特产,于是卫生所里常常堆着满桌子的糍粑和孝感麻糖。 

1974年夏天,突然一个河南籍的战士急匆匆跑来,说自己的爱人突然发病,央求我随他去部队招待所。赶到地方时,房间里传来一个年轻女人的嘶喊声:“我要走,来人啦!”我迟疑了一下,硬着头皮进去了。 

初步诊断,战士的爱人可能发烧,或者是癔病。我立即拿出银针,消毒后进行针灸治疗。 

对方突然说出了一串让我摸不着头脑的话,“你扎……我不怕……还有12个人没有吃饭,都在水塔上坐着……高庙山……炮弹……” 

之后还说了什么,我已经没有心思去听,只觉得自己头皮发麻,快速整理思路后,决定先给她注射一针安定,然后送去师医院进一步诊断。 

回到卫生所,我的陕西老乡军训股贺股长正在卫生所等着我。交谈中,我将那位战士妻子的话告诉了,他大为吃惊,向我讲述了一段难忘的往事。 

那是十年前,他还在135团作训股,这个团就是具有光荣历史的黄继光所在的团。一次炮弹射击演习中,由于炮弹的引信出现问题,在排除故障时,一个班的十二人全部遇难。之后,这十二名战士被追认为革命烈士,就埋在我们部队的烈士陵园——高庙山上。 

可是,无论如何,这位战士的妻子也不可能知道这件事情。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1975年的5月份,晚上十点钟左右,我正在值班。后勤处油漆木工班出现意外,我与队长紧急前往。 

革命村离后勤处还有三里多地,中间还有一个很大的山丘,但我们已经是距离最近的一个卫生所了。 

山里的夜晚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我接连摔倒好几次,腿上都流出了血。当我们气喘吁吁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才终于弄清楚了事情的原委——油漆班班长辛过度上吊自杀了。 

我们当即组织抢救,人工呼吸、药物注射、上呼吸机,我想用最大的努力挽救这位战友的生命,可最终他仍然离开了这个世界。 

所有人都离开了,我的任务是看护遗体。从代理班长的口中,我得知了辛过度自杀的缘由。 

按照空降兵的规定,服役五年以上就可以享受探亲假。辛过度办理完探亲手续以后,收到了一封家信。信里,父亲告诉他,谁谁都入党了,而且重提了他入伍前的承诺,要求他在部队里积极争取进步,加入党组织。整理遗物的时候,大家从信里看到了这样的话:如果没有入党,就别回家见我! 

也许这就是辛过度自杀的原因,也许……谁也不知道。在今天的孩子们看来,这样一个原因应该不至于令人走入绝境。但是,在那样的年代里,这却是极有可能的。 

按照当时的政策,自杀的官兵不仅不会享受任何待遇,还会背上“反革命”的罪名。因为你的生命并不属于个人,而是连队、集体和国家,所以,无论如何,你都无权私自结束自己的生命。 

家属坚持认为儿子不是自杀,应该享受烈士待遇。但最终,经过有关部门鉴定,一致认定辛过度属于自杀。拿到这样的鉴定结果,辛过度的父母悲痛万分,声音都哭哑了。 

许多年后,我仍忘不了当时的场景,他的母亲满脸泪痕,反复抚摸着儿子身上的那颗痣,口里喃喃地说着,“是我的儿子、是我的儿子,你怎么就这样走了呢?”山谷里,成群飞舞的萤火虫似乎在为我的战友送行。我低下头,为这位素不相识的战友留下了泪水。 【未完待续】  

关闭窗口
新闻中心 |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主办:杨陵区人民政府   承办:杨陵区委区政府办公室
版权所有:杨陵区人民政府   运行管理:杨陵区电子政务办公室
运维电话/传真:029-87012107   E-Mail:ylqzfw@126.com   陕ICP备14009316-1号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访问量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