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人民政府 | 陕西省政府 | 杨凌示范区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文学作品
当前位置: 首页>>文明杨陵>>文学作品>>正文
我的伞兵生活【连载06】
2016-12-28 15:20 高安让 杨陵区人民政府网   (点击: )

第五节 新的征程

新兵集训结束了,十七岁的我,似乎一夜之间长大了许多,成熟了许多。我开始无限思念起了我的连队指导员,在我新兵训练的这段时间里,他如一位长者般,给了我许许多多的关怀。那个年代并没有什么谢师宴,也不兴物质上的礼尚往来。但是,我一直热切盼望着能在新兵训练结束后,去看他一眼。 

就在此时,身体硬朗的指导员却突然病倒了。我只有将这份感恩深埋心底,每日默默地为病床上的他祈祷着。 

从空降训练场回来以后,战友们陆续离开,被安排到了各自的连队。我也开始憧憬着自己的未来,前方等待我的究竟是什么呢? 

这天,排长把我叫到他跟前去,由于年代久远,他的原话已经记不清楚,但主要说了两层意思: 

一是,指导员养病期间,一直惦记着我; 

二是,指导员希望我能去卫生队,而且已经向组织做了汇报。 

卫生队!我几乎快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兴奋,要知道,这也是一个了不起的英雄连队!卫生队原队长王志华现在已经是我们团的老首长了,他曾在朝鲜战场立下过汗马功劳,电影《上甘岭》里卫生员的原型就是他。排长似乎觉察到了我的欣喜和迫切,笑着从裤兜里掏出命令给我。我真正的感受到了解放军这所大学校的无比温暖,尽管大家来自五湖四海,但却像家人一样亲切。 

就这样,我从一名入伍新兵变成了一个准卫生员。我深知,自己需要学习的会更多,面临的困难也更大,这无疑又是一个新的挑战,因为,之前的训练和成绩将全部归零,我要重新开始。 

卫生科举办的集训班时长三个月,学习的主要内容是解剖学和战场救护,以及部队常见病、多发病的预防和治疗。我认真地做记录,一丝不苟地做实验。每当看见书上的解剖图时,我的眼前都会浮现出那些在跳伞中受伤战友们痛苦的面容。我暗暗发誓,一定要学精学好,为战友们减轻痛苦。 

集训学习顺利通过考核后,我正式成为了一名卫生队员,开始进入病房实习。 

我们这支卫生队主要的服务对象就是伞兵,骨折、扭伤占到了相当大的比例。为此,不对专门安排我去武汉体育学院附属医院进行实习为期六个月的专业骨科学习,从理论和实践上强化了专科技能。 

部队里的卫生保障非常健全,连队有卫生队卫生员,主要负责紧急伤情处置,上一级是营卫生所,配备有专业医生和卫生员,再往上就是专业水准更高的军队医院了。 

在物质贫瘠的七十年代,任何困难都必须迎难而上。为了创新治疗方法,卫生班的同志经常到附近的山上去挖药。在林木茂盛的南方深山里,我们一边背着枪、一边挎着篮子,篮子用来装药材,枪用来自卫,因为越是药材品质好的地方,越是容易遭到野兽袭击。 

如果你去过南方,就会知道那里的夏天是怎样地难过。但那时候的我们丝毫没有怨言,自发主动地步行两百多里路,寻找各种珍贵药材,并且乐在其中。 

我们对何首乌、鱼腥草等五十多种中草药的药理作用进行了深入研究,并在此基础上制成了鱼腥草注射液,可以有效防治流行性感冒,除了部队内部使用,还免费提供给了附近老百姓。 

因为我们的这一个小小举动,军民关系无比融洽,我和我的战友们每每穿着军装走在外面,身后总能听到一片赞叹的声音。那一刻,我们为采集药材所经历的一切痛苦顿时烟消云散。 

夏季流行感冒过去以后,队长王志华开始带领大家,针对空降兵部队的特点,研制可用于战时空投的折叠手术床。 

这样一来,只要卫生队拿到这架手术床,外科的所有手术器械全部齐备,几乎相当于一辆战场救护车,随时可以展开战场救护。这项工作在艰难中进行了一年多,仅床体就改造了三次,从体积、重量、着陆震动、对手术器械的损伤等多种因素,不断改进,反复试验,最终取得了成功。这一创举,不仅在我们的部队,甚至在全军也是首屈一指的。许多年以来,当时的情景总是历历在目,尤其是当我退休以后赋闲在家的这几年中,我常常为自己的这段经历感恩、庆幸。感恩自己生在那样一个伟大的、充满激情的年代,庆幸自己的青春岁月中,曾有过那么一段拼搏的历程! 

部队的卫生保障是多方面全方位的,平时一日三餐的“留验”制度就是其中之一。 

按照要求,留验的饭菜必须在二十四小时以后才可以处理,卫生队要及时派员到连队去查看,从最原始的基础做好保证部队战斗力的工作。 

王志华队长告诉大家,在朝鲜战场,每位志愿兵只穿一身棉衣,就赤手空拳上朝鲜战场了,在坑道里几天几夜不吃不喝。医疗救护条件也很差,药物经常不够用。有时候,战士肚子疼,就把缴获的美军红汞药品打开给喝。 

9月13日,是我在门诊值班的时间。我和队长、外科医生杨先玉还在研究手术床的改造问题,说下午美国卫生访问团,要在武汉市看我们卫生队给聋哑病人的针灸表演。突然,接到紧急命令,要求准备救护分队,五分钟内全副武装前往团部操场集合。 

我们立即行动,手术台、手术箱、担架、药品箱,所有的救护用的全部装上救护车,最终按照预定时间到达。 

那是1971年9月13日下午4点30分左右。操场上已经是全副武装的官兵,气氛非常的紧张。要到那里去?任务是什么?不能问,也没有人说。 

团长黄居安站在操场的台阶上,宣布命令: 

“全团十分钟后与师部同时进入一级战备!有战斗任务!” 

偌大的集训场上鸦雀无声,战友们的眼神里折射出战火弥漫的情绪,全团反复清点人数和弹药。因为突然,战士们的脸上神色各异,但那眼神却写满坚毅。 

行军号吹响了,全师的官兵紧急乘车到达某军用机场,按照一级战备的要求,所有战斗装备不能离开身体。达到机场后,所有人都静静地等待着。谁也不知道等待这支英雄部队的到底是什么?机场安静地出奇,我的心里开始紧张起来! 

战斗!军人本就是为战斗而生,我们日日刻苦训练,不正是为了能在战争来临的这一天从容应对吗?事实上,在那样一个激情的年代和年龄段中,我们曾不止一次地期盼着战争的来临,期盼着能为祖国、为人民抛头颅洒热血!如同无数的革命先辈们一样,在死亡面前无所畏惧。 

可是,当这样的抉择真的摆在面前时,我们的心里却涌上了一丝丝的惶恐。因为这一刻来得是那样地毫无征兆,来得是那样地突然。我可以清晰地感受到,我那紧握钢枪颤抖的双手。我将目光投向我的战友们,他们的脸上同样显漏出些许的紧张。有几个战友的脸上,在灯光下闪着一丝丝的光亮,我知道那是紧张的汗水。 

最终,在机场等待了一天一夜后,战备命令宣布解除。 后来,我们才从新闻上得知,那一天是林彪仓皇出逃的日子。【未完待续】  

关闭窗口
新闻中心 |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主办:杨陵区人民政府   承办:杨陵区委区政府办公室
版权所有:杨陵区人民政府   运行管理:杨陵区电子政务办公室
运维电话/传真:029-87012107   E-Mail:ylqzfw@126.com   陕ICP备14009316-1号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访问量统计: